hope

烦人的理发师与有呆毛的顾客(狛日小甜饼日常

理发师,一个崇高的职业,为客人剪下那或柔顺或枯燥的发丝,剪出一个个perfect的发型……好的都是我瞎扯淡
正文~
“阿拉,今天日向君的呆毛也很希望哦,那矗立在头顶上的希望模样,死吧拉稀!”顶着一团白色海藻头的理发师今天也在认真的招待充满希望的人们,但自己的发型却让人不相信他的手艺。“好了闭嘴,今天拜托你一件事,出流,过来。”被称做日向君的青年拉过身后阴沉的人,“噫,那黑色的闪耀着的等身长发,那从长发中露出的红色的不详眼眸,太可怕了,这一点都不希望,”狛枝拉过日向,“你从哪里找的,这孩子全身都是绝望的光芒啊!”“我弟弟而已了,就是头发长了一点罢了。”“什么,日向君你管那种长度叫一点吗!”“所以今天才要拜托你的啊,别人家的理发师都不愿意呀,所以才来拜托的。”日向走过去拉着神座坐在镜子前-_-
……
不想打了,摔键盘,这次就当一个笔记好了……,不要打我

狛日向 死神与水手

微电影死神与水手有,如有雷同,不是巧合
接受我们就开始啦!
“死掉了吗,水手先生?”死神轻声呼唤着船上的最后一名幸存者,却看到了水手尚且存有呼吸的胸膛起伏。“还没有死掉吗……”狛枝伸手触碰着那活着的象征,日向却像是因为这轻轻的动作而意识清醒了起来,“水......”他渴望着。“与其在这里受罪,还不如先死去的....”狛枝对日向伸出了自己的手,很白,没有肉,每一块骨头都散发着死亡的光。被迷惑了的水手伸出了手颤颤巍巍的想要抓住,却又意识到了这是死神给予自己的帮助,不由得又垂下了手。“还想要活着吗?”“想....”被如此回答的死神垂下头。
狛枝拖过放在一旁的箱子打开,里面满满的都是金银财币,死神拿起几块,往海里一丢,成功引来了一种喜好闪亮物品的鱼,“日向君,可以把你旁边的绳子递给我吗,啊,不好意思,你现在处于死掉的边缘,还是我来吧。”说着,拿起挂在断掉的桅杆的一段绳子,将它系在钱币上再次往远处丢去,成功的将硬币挂在了鱼鳍上,“准备好哦,日向君。”说罢,将左手中的那一段绳子猛力一甩,右手挥着镰刀钉在了船的残骸上。
被束缚了的深海鱼像是疯了一样的朝着大海未知的某个方向冲去,不久,狛枝看到了一座小岛,对此暗暗吃惊的日向看着狛枝松开了绳子,被松开了的鱼立刻朝着一旁游去,面对面前巨大的石头,狛枝一把拉过旁边的日向,镰刀一收,木板应声而断,一人一神借着这股冲力来到了离沙滩不远的酒吧旁,狛枝托起日向进到酒吧里,阴凉的地方明显让他舒服了许多“日向君想喝些什么?”“水就好。”
狛枝往吧台处放了一枚银币........

雷公创和电母狛(可能是短篇)

(很早就想写,可能是因为原来画画时总是先画头上的呆毛的原因吧……希望还是可以期待一下。)
母亲抚摸着怀中害怕孩子的头,“不要怕哦,七海是很坚强的孩子对吧,这种小雷就不要怕他啦。”窗外雷雨大作,幼小的女孩下意识的抓紧了妈妈的手,“嗯。”
实际上也其实没什么好怕的。单纯就是雷公和电母又吵起来了而已,这二位长年在吵架的路上度过,也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成为同僚的,但是据天庭里那位不管事儿的天帝帝说,他们俩只是傲娇而已,这样也能为我无聊的天庭生活带来一点乐趣啊,噗噗噗哈哈哈。
“所以说啊,我的事情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轻易的就来管理啊!”“我会有那种兴趣去管你那种破事儿,区区一个日向君,根本性上来说,就.......”“哈,明明就是你的错!”“我的错,要不是看你最近.......”“我最近怎么了,都是你变态的错........”
向来表现在外人面前都温文尔雅的电母狛枝凪斗今天荏苒在和自己的同僚吵架。